奶绿好食

脆皮鸭真舒适

黯耀甜饼(1)

瞎写预警

ooc预警

看完留个心吧(脸,脸不见了


王黯就着以前留学的底子和不死国家意识体的年轻面貌考了教师证,低调的入驻了英语组,对门数学办公室坐着王耀。

王耀的思维在学术方面异常敏捷天赋异禀,而且颇为广泛——语文和理化老师都受过他的“帮助”,少讲了好几套卷子,在讲台上发懵,好像自己的记忆空白。但是学生们的笔记却是真实的,若不是王耀喜欢办公室闲聊这女教师活动还真的以为闹鬼。

王黯认为这样不可取,才当的英语老师。真不少好处。比如:

“这一句挺眼熟的,我收学生摸卷时研究过——”王耀指了个长句。

王黯扫一眼:“回你对面好好备课吧,这是题干儿,别想讲我的英语卷子。再说你也没看懂过。”

“……”王耀他收回手,焉了。“教教我呗,王老师。”


这声王老师叫的心里爽快,王黯心里在叫好,但脸上除了眼睛亮什么都板着。


他说:“以后我拿句子给你入门背。”


王耀说行。


他眼睛又亮了几分,有种要把心情从眼睛里飞出来的意味,他赶紧把王耀请(推)出去。


王黯其实一肚子的(给王耀的)坏水,多是幼稚的。小动作王耀感悟不出来,他自己乐没意思;大动作他怕秋后算账,家里的鞋拔子比锅铲还顺手,所以他特别他妈的怂。


这个机会,绝不放手。


于是他期待的看着王耀念day1,说是最好的一句来开个彩头,中文内容翻译是“宣你(只能是我*)”。


于是王耀不负众望像个认真的小学生羞红了脸(他紧张,站在英语办公室念着个就是公开处刑,第一次感受到自班学生在英组背课文的感受,手都在抖)带着磕磕巴巴的中式英语字腔正圆地念“I love you.”


坐在王黯身后的同事戴着耳机预做着准备考试的卷子听力,没听见,不然那真是史诗。


但是那位幸运同事见证了王黯的第一次抖腿,一分钟不带停,出门左转就是医务室但是他不敢动,甚至在思考那个冷面同事是否只是假象。


那天王黯讲课带笑,进了学生心中的颜值榜,top2。top1是王耀办公室趴着打盹的不流口水的神级睡颜。


王耀的英语真烂。(他一边笑,一边在教室想也不想的说出来)





🔝

hihi,这里清清

(顾长清顾长清顾长清)

因为重名好多

所以叫三水青也行

咕咕文手时不时爬墙

有时画画(不务正业,很丑的)

主要是写文啦写文(也有点丑还拖)

【胜出】追击 01

*ooc预警
下次一定写打架,一定打,打到没衣服(?)


(4:30~4:40,P.M)

绿谷出久喘着粗气蹲坐在玄关上,将书包摆正放在墙边后用眼睛瞟了一眼左手的机械表,以小胜的暴怒一定会三十秒爆破冲击来的……他海藻一样的绿色卷发焉着,很不舒服,将手捂住红透的脸只抹到一手虚汗;耳边只听见鸣响和手表滴滴答答的声音。小,小胜怎么可以这样,真是太过分了………!!饭田从客厅的沙发上像感应器一般探出头:“绿谷同学,回宿舍务请必关门!”然后他从沙发上直直站起,路过累的说不出话的绿谷关上了橡木大门,紧合五指准备作出标志性动作时突然一顿。

“绿谷,今天发生了什么吗?”

紧接着绿谷出久一腾而起;他像往常一样问安,表达出“我很好不要担心”类似的话语,然后却又多说了“请不要将我的状态告诉爆豪”云云,然后像逃一样抓起黄色书包冲上了宿舍房间。饭田是让人放心的,他一口答应下来,然后凝视着地板上几滴绿谷的汗水,准备去卫生间拿拖把。身后的门是被推开的,亦说是砸开的:“爆豪同学!你也是,不……”爆豪胜己的手提包被一个抛物线准确的砸进切岛的头上;而英雄科的学生切岛迅速反应过来并使用了个性硬化。

爆豪的包挂在一根发梢上被他拿下来,放在沙发一边:“突然袭击真不是男子汉的作为!爆豪!……呃……人呢?”御茶子担心的从一边向电梯看去。“绿谷刚刚跑进去吧……”说不定两个人又起争执了呢?!太危险了,听楼上的动静再行动吧。沙发上的切岛和上鸣早已会意,客厅顿时安静起来。

而他们头顶的二楼并不安静。爆豪胜己黑着脸站在绿谷的名牌前,和欧鲁迈特的标志性竖立发面对面。他听着绿谷出久大幅度动作乒乒乓乓的声音然后平息,同时在生气,暴怒,几乎是气疯了;但是他知道里面的人也在生气,现在就把门爆破开——冷静0.3秒——一记风压强度smash?!管他的!老子今天就是要把废久从二楼丢下去,他妈的!!!身体比思想快一步,爆豪胜己将手圈成一个圆,像打破水泥老师设置的层层坚固水泥一样打破了绿谷出久薄薄的木门,包括绿谷出久的橱柜,绿谷出久的阳台墙壁和阳台。

客厅凝神屏息的气氛结束。

上鸣:“爆豪……?!出手了吗??”切岛:“男子汉间的战斗听起来就让人热血沸腾!……等等,校内不允许私斗啊?!”御茶子:“饭田快我们一起出去找deku!我看见二楼的阳台玻璃掉到楼后面了!!啊啊啊啊deku!!!”饭田:“绝对要向相泽老师汇报!以绿谷的性子,就说他们有私事,请求调用战斗A,绝对不受伤吧。”

绿谷出久从二楼跳了下来,OFA15%全覆盖,背后是自己所有的英雄收藏&笔记。他后头看了一眼被爆破出一个大洞的阳台,迅速将背后的收藏扔给赶来的饭田,茶子在后面?“快走!”他对茶子对了口型,然后转身向战斗A区跑去,一边开启脑内碎碎念。

希望相泽老师不要怪我!不过果然小胜会选择穿甲弹来强行轰开我的房间以防我在房间里与他交战吧,但是他又不是不知道我一屋子的偶像手办,再记上一过,手办已经移交只要安心的让小胜发泄怒火就可以结束了!…要不是因为小胜……,早知如此就不出门采购了……谁知道会碰见买菜的小胜啊!!不过只是小孩受惊错误释放个性而已,碰到就发烧的个性也真是奇怪,头好沉……早知道就不该惹怒小胜,但是他太过分了,如果不是因为被看见了拿着萝卜端详的认真贤人样子恼羞成怒推我,谁会撞在小孩子身上!果然越来越晕了,赶紧速战速决甩掉小胜让他一个人冷静一下……

“喂!你要跑到哪里去?”爆豪胜己双手随意地闪出爆炎迅速移动着,时不时在模拟城市里给废久的背影来上一爆。只不过是推了一下,就中了个性,废久果然就是废久,……虽然不知道他中了什么个性,但是我有什么错?!他摩擦着自己的后槽牙。绿谷出久的移动变得更加快速了,估摸是20%,绿色的一团闪电一晃,消失在了旁边的写字楼里。爆豪胜己停下,反而咧开了嘴角露出一个恶人笑。

哈,等着。


tbc.

今日祈祷:

我希望这只高卢鸡有一个美妙的嘴部固定器。我当然不屑和你争吵了、像你这样的胡子混蛋要求争吵不上手,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你说什么,绅士?你把手里我泡好的红茶放下,我就和你绅士,或者让你直接把这杯茶的钱留下。我想你已经可以支付了,等你和我说完了这些之后第4杯的价钱。

混账,要我与你耗费一天浪费口舌,不如痛痛快快花一个小时让你三天下不了床。“黄道吉日今宜死,送我的敌人见祖宗”,不好意思计算有点问题,王和我说“伤筋动骨一百天”!

-Morning
-米蛋


或是因为这日子被提醒的过于频繁,或是本该成熟的金发男人一次次以各种方式的骚扰,柯克兰的概念里没有意识到这个日子的特殊性,只是在花园里的玫瑰还含着露珠的美妙时光被门铃吵醒感到烦躁。钥匙孔转动的声音,皮鞋蹬到木质地板发出框框的声音,拖鞋因为步速飞快而吧嗒吧嗒的声音,傲慢的亚柯没有动静,只是用毯子把自己裹起来,卷成一个团状来逃避现实:我的上帝,他什么时候有的钥匙。

然而现在处于兴奋状态的金毛大型犬已经严重地打乱了早晨寂静无声万物苏醒的情景。平日里开会的嗓音放在了柯克兰宅中显得过于呱噪了,我把头蒙在柔毛毯子里,中央空调17度都没法压回背后的汗和直喘的粗气,脑袋嗡嗡作响;我只好直起身来正面面对他,嘴唇有些干燥,和我眯起的眼睛一样难舍难分。于是将一只手举起来,我做了一个让他安静的手势,再招一招。很简单,就像引导一只犬科动物一样,我看见他带着兴奋靠近,还像期待着礼物的幼儿园顽童。

我亲爱的锡兰红茶不会生气吧?
清晨的茶鬼最先渴求的却是软滑的嘴唇。

印上去的触感是正确的,柔软,就像他准备晚宴时买的样品覆盆子果冻,我感觉到他的手不知所措,最后却无师自通的托住了我的后脑勺。进一步的探索我感到了极大的痛苦,撕扯、啃咬,阿尔弗雷德用虎牙磕到了我刚刚张开的唇,我感觉干燥的唇皮已经裂开了口,变质的亲吻混进了铁锈味,在推搡的舌尖纠缠。

分开时我尽力不让我们之间拉开某种色情的银线,搞得我好像亵渎了这金色短发和如深海让我窒息的眼睛,然后故作轻松地拍拍他的头。

“生日快乐,阿尔弗雷德。”
“没有礼物,你不要这样看着……你不如看看这里,还流血呢,我没让你赔钱你还要感谢我。”

【胜出】Blank Space (1

*废话连篇
*ooc避雷
*对不起
拿失忆【避雷】练手



关于No.2职英爆心地先生,广为流传着两条爆点:他有幼驯染,不知其名;他的事务所手下有心甘情愿干活的No.1英雄DEKU,写作手下职英,读作副社长。

不过这两者是有差别的,前者是本人接受采访时的实锤,但是却没有一个勇敢的记者敢于挖掘一丝身份线索;后者是只要路过过事务所都知道的,一个童颜实力职英常常和社长一起出巡,一起出任务,社长从没有过好脸色,虽然他平日也不会充当好社长的角色。

还有小道消息在被爆心地发现并发怒的范围外流传,说,DEKU就是那神秘的幼驯染。

各种消息渠道上、私人讨论群中、佚名论坛、等等各大网络交流互动中,国民对于类似的花边新闻更是畅所欲言,技术股分析,文圈臆想绘圈产粮。

可爱的粉红网友们甚至将神仙太太的粮扔进官方私信,放上颜文字加工,加上“DEKU其实就是幼驯染吧——(^.^)”之类的话。有时幸运之神眷顾,还会被翻牌回复:“画的很好看!虽然看着还是很害羞,但是谢谢!P.s:小胜的幼驯染我也不是很了解哦=)”然后抛之大众,技术股分析,文圈臆想饭圈产粮,周周复始毫无疲倦。

除了绿谷出久以外。

在回复完一天中的第二百十四条私信后,绿谷揉了揉眼睛,觉得自己迟早视力下降。对于网友铺天盖地的安利和提问,他有些想要出去做任务了。对于前者,绿谷曾经脸红过,那也是曾经。现在神定气闲地刷着cp榜,时不时留下小手的绿谷已经习惯了和社长被撮合的时候;而对后者,他总觉得这很熟悉,每每回想却又一片空白。在他编造各种理由搪塞问题时,心里却念着自己时光里的一段空缺——国中之前。

绿谷趴在了电脑桌上,险些碰倒了欧尔迈特的马克杯,欧尔迈特的笔筒和特定的欧尔迈特手机架。他把这些护好,又想起家中一大摞的欧尔迈特周边相关,和单人点击量几万的视频——他只是承袭了似乎是小时候的爱好,并在记忆重新开始运转时接受OFA的继承后更加崇拜这个和平象征的男人。

可是他现在看着这些却开心不起来,他第无数次对自己空缺的记忆感到好奇,而这次尤甚。同时他对于爆豪甘油味下别扭的关心、被询问“你刚刚叫我什么?”“…爆豪啊,很正常哦。”类似莫名其妙的对话以及从对方口中时不时冒出变了味儿的DEKU感到迷茫,网友说,那叫“废久”。

敏锐的职英直觉认为,他肯定要探究那段消失的记忆。

从社长——爆豪胜己开始。

【极东】酒精

#极东 避雷ooc








“我说你一个特工磨磨唧唧的…”
“麻烦请您安静一些。”
“……”
“请看这里,大致计划我已经全部写好附录在后了,记得查看。”
“嗯。”
“这是驻扎在郊外的兵队的详细坐标和营内地图纸,您收好,不不,不要对折了卷好就行,手写的容易擦掉字迹!”

“怎么这么多事儿!”坐在对面的王耀将正打算折起来的图纸摊开,卷成筒状放在牛皮文件袋的边上。他将自己乔装在身上的衬衫扣子解了两颗,不停嘟囔着“还是军装舒服”类似的话语,然后东张西望着,像是第一次光临寒舍——虽然第一次来的时候他更加夸张。

这个将头发扎成马尾的年轻人操着一口普通话,看似文雅却执意要掀开我久闭的窗帘,像是要确认我是不是碟中谍。“就是检查是否隐蔽…”他在翻箱倒柜将屋内搞得一团乱、但是真的没有一点瑕疵时他半分钟前还刚正不阿的认真表情终于不好意思的破功了,别扭地为自己扯理由。如果不是良好的教育、 基本的职业素养,我可能会直接将他推出门外,但是“组织需要你潜伏已久的成果”或者是“配合来接头的王同志”,或者是“顺从地坦言你知道的一切细节”。

我看着他瞎想了想,一边暗自叹气。这是第二十八次地下秘密会议的六十四次抱怨,特殊的职业病和特别的注意让我清晰的认知这一点。“请再忍耐一下,我马上就可以完成所有报告了,”我将写满的记录纸再向后翻一面,全然无视对面这个像是老头子一样抱怨的战士,也无视了他从衣袋里掏出瓶子打开时的清脆声响。他很得意的拿着酒——是二锅头——在我面前晃了一圈。我最不会喝酒,他却很馋。每次跑出来和我对接,或许来的时候向我要水压下酒气,要么就是中途突然面红耳粗,违背纪律地很欢。

正如往常一样,他很开心地逃了纪律,因为知道我不会告发,甚至胆大妄为起来。酒瓶子冰凉的触感贴在我的手臂上,一口辛辣酒气从纸面飘来。他酒量很好,小酌了几口仍然是冷静的,像是玩着挑拨我因为信息量淹没的头脑。

我说,“请您不要安静地用行动来打扰我。”
他把酒瓶移开,又喝了一口。
“不要这么严肃,哈哈哈,知道吗,我省了一周的钱,就为了来你这喝这一瓶。”
他拿着酒又在我面前晃了一圈,然后支起身子撑在木桌上对我笑。
“小同志,你还是太年轻。”他喷了我一脸酒气。

“啊,是,在下的确不如您这样熟练,”我当机立断地把思路停下,将作记录的册子夹好放在一边,“不过在下想到了最好的解决方式,想必可以与您这样的,「熟练」,相媲美。”

“对不起,失礼了。”

我夺过他手中心爱的宝贝酒。在他惊讶又心疼的眼光下灌了一大口之后,辛辣的味道直冲头顶,相比眼眶,不,整个人都有点涨红了吧。我略带挑衅地向他笑了笑,想逞强的表达“不就是喝酒”类似的信息,看着他扑过来抢回他的宝贝儿——我的身手比我现在的头脑机敏多了,这或许是我钳住他的头、吻上他的嘴唇、再将辛酒靠舌头渡回去,然后直到辣味儿从我们的口腔共享的时候的唯一理由。

他第一次因为喝酒呛地咳嗽,然后一把推开距离,瞪着我。

“你疯了?!”
“抱歉,不过感谢您的款待。在下想,白酒的滋味真不错。”

我一定是醉了。

【凸凹避雷】菊方情书

阿尔弗:


展信安。

在宅中等待你的消息实在是有些慢,思来想去,还是由我来写这封信吧。窗口特意挂着你寄给我的蓝色琉璃质风铃,声音清脆,希望能将他一起连着信一起轻巧地落在你铁栅栏边门口的烫金邮箱里。

有些入秋了,不知你那里有没有变凉?请切记多加一些柴火,我不在家时要好好照顾自己,上次出差回来你就是感冒的,很让我担心。我们隔着一个大洋的距离,但是仍然仿佛在你身边。很快,向主编交稿之后我就可以请到年假,十一月中旬便让亚瑟给我订飞机票。

你昨晚去了酒吧,我在清晨签到的时候在艾米莉facebook的主页上看见了。那里的甜点看起来很美味,都有空时记得给我带两块,草莓味的是首选。只不过你将艾米莉带在身边防止坐台的眼线小姐,这周的爆米花很大几率会有一半将进艾米莉的口袋。无恙,在这个城市我偶遇了一家水平极高甜品店。很巧地碰见了主厨,正是弗朗西先生。以不告诉索瓦丝小姐为封口费,他爽快地告诉我蓝莓果酱蛋糕的做法。我回来做给你吃,我记着你感兴趣蓝色的所有物体。

现在想来便感到这么一丝荣幸,我或许是唯一一个这样了解你的人。例如半夜喝水撞见的,悄悄地动我的画具学着亚瑟画画;为了早些到会议现场一分钟一个最大铃声的《Centries》整整轰炸半小时;又或者...在院子的唯二棵树的一棵里幼稚地刻下我们的名字,将其紧紧靠在爱情伞的两边。

说来有些幼稚,我想春夏秋冬都在你身边。春日里在院后并排坐着吹暖风,我喝着清茶,你灌我特意允许的冰可乐,看着院中花丛摇曳。波奇乖的不像话,安静地呆在我腿上,看着我们说笑,牵手。

夏季便搬进屋里,开一排风扇躺尸在沙发上,赶着我要改的稿,而你在一旁撮冰棍歪着脑袋打游戏,时不时对屏幕大声怪叫,又被我的冰棍塞回去,支支吾吾眼睛瞪着,一会又粘粘糊糊地来拥我。

凉秋是最忙碌的,我要照理院中簇拥而开的菊,你要陪在我身边打水,我也不允许你这时候不在我身边。然后给你做菊花糕吃,你也在厨房,偷偷将蓝色色素加入一团面粉,然后烤出漂亮的深蓝色。

寒冬就是在暖炉里度过的,摆在桌上的蜜橘消失地很快,谁也不想离开这温暖的地方,裹着被子互相猜拳,输家哆哆嗦嗦端着新一盘橘子,在半天之后又是循环着猜拳...

一想到余生可以和你一起度过,我就对余生充满期待。这么说来有些煽情,但是想着隔着一个大洋,这话也便像一滴水只是溅起一小圈波澜。平日里支吾着说不出口的“想你”,也一同说了。下笔便愁,你有没有想过我。我也不知我什么时候变地如此。这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不在乎了,我们早是这样,如果不是,那么将来也定会厮守的。我没有过多的甜蜜话语,也不会刻意为你说这些。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我这的太阳已经下山,风也渐渐止下脚步。弯月光盈盈撒在院中海棠枝头。这样的意境,即使你不在身边,也情不自禁地想表达自己的心意了。

「月が綺麗ですね.」


本田菊 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