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绿好食

梦想是我的cp永久结婚

【胜出】Blank Space(2


*废话连篇

*ooc避雷

时间流溯到几周后。

爆心地事务所每年都要拍证件照。社长亲自下的规定,下手必须执行。不说强制,就是听了名字看到爆豪胜己随时紧皱的眉也要赶紧乖乖的跑去拍一张。

绿谷出久每年都会独自去家楼下对面的照相馆拍。他拍完,等照片等到一半看见门口的布帘被拉开,社长插着兜走进来。

“爆豪。”他打招呼,给爆豪胜己让开一条去找店老板的路。爆豪胜己先是看见绿色卷发,再看见他的方格衬衫。他扫过绿谷脸上的雀斑,像是瞪了他一下,以示特殊问候。绿谷出久已经习惯这样的上司,他还笑了一下,看了一眼爆豪胜己暴躁地缠耳机线的背影,然后继续心情轻快的看着工作人员修他的照片。

“雀斑?”工作人员指着他照片上的雀斑点。

“好……嘶……留着就好了,谢谢!…”

爆豪胜己在两人身后站了很久,看着这个(该死的)修图的白痴把绿谷出久的碎发,微圆的脸颊微修的干干净净,这是还要上手他的雀斑。更新资料只是要求一张照片而已,他心里想,看着绿谷准备答应的样子就十分烦躁。

于是他在后面不轻不重的掐了他的手臂,绿谷自然熟悉他的气味与脾气,赶紧改口,就好像生来懂得一般。他眯着眼看电脑屏幕上有些紧张到僵硬的绿谷,良久点了点头,对释如重负的绿谷说:“重拍。”

绿谷暂时性的忘记了对当下情况的分析,比如为什么爆豪要来插手他的证件照提出意见等,只是“卧槽”(在心里)了一声。他慌张的开口,爆豪胜己用一个眼神打断了他的发言,告诉他这样的傻样别想录入档案,重拍,正常点。

绿谷出久委屈。他不说。

他揉了揉脸,在跟着摄像师有一次(被逼着)踏入摄影棚的路上想起来爆豪胜己的多管闲事真怪。相机举起,他还是无暇多想,赶紧揉揉笑僵硬的脸颊对战照相机。微笑、是的,往这里偏一点点,微笑。再次从摄影棚中幸存而出的时候捕捉到社长坐在迎客沙发上的大长腿和把钱包塞进口袋的动作。

身后的摄影师探出头先一步比绿谷出久叫住爆豪,他站起身整理衣服,然后端正表情进入摄影棚,轻轻擦过绿谷的肩膀。之前修片的人问他要不要把之前淘汰的照片拷走,或者打印下来作别的用途。说着他把白色的小纸袋塞给绿谷出久的手里,说爆豪先生要求打印,就帮他打好了,8张收好。

绿谷感激接过,职业病的数出七张,翻过来又数七张。

“?”

(爆豪:证件照真丑,放在我皮夹子里凑活。)

一点点dover

1

无缘无故的习惯性挖苦、哽塞在口中的爱意、无声的道歉万次,云淡风轻而又大度的被原谅。柯克兰紧锁的眉头突然舒展开,但又换上了另一种表情,过了一会莫名其妙的哭了出来。他张了张嘴,面对弗朗西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像是一下子就被夺走说话的能力。弗朗西斯看着这个突然变成巨婴的家伙满是无奈,于是默默的抱住了他摇了摇,还亲吻了他的额头。

2

亚瑟单手扯开自己精致的温莎结并摘下来,转身套在了弗朗西斯的脖子上。他带着嫌弃的表情闭着眼戴上了自己认为惨不忍睹的粉色(用手指甲盖想都知道是法国人的)围裙,拿起一颗鸡蛋,突然转过头恶声恶气地向小心在门边把望的弗朗西斯喊:“看什么看,法国佬走开!”

3

柯克兰(歪头卡着电话筒):喂?

弗朗西斯(走着路听筒灌进风声):看见我桌上的教学讲义了吗?

柯克兰(模糊不清的):我在和面团。你自己回来找。或者我下午来办公室带给你。

弗朗西斯(风声更响了):哎,真是不出意料…半个小时后就要,……你刚刚说你在做什么?

柯克兰(大声的):和面团做曲奇。

弗朗西斯(风声和清晰的皮鞋根敲击水泥地板的声音):我马上回家。

4

柯克兰和弗朗西斯一人在饭厅里拿了把椅子(遭到罗茜的反对,俩人抱着椅子跑进亚瑟房间),端端正正的摆在槛及两人腰部高度的窗前,坐下后抬头正好可以看见正在缓慢下落的、温柔的夕阳。柯克兰喜欢夕阳,他有点想要喝茶,又不好意思独自离开。刚刚跑动过后的劲还没缓过来,他喘气不止,被身边的弗朗西斯鄙夷:“哥哥已经帅气到这个程度了?你像一条离水濒死的鱼,还是好好锻炼吧。” 柯克兰双眼紧盯着很远处那颗下落的红点看,下意识的点头。

5

柯克兰在弗朗西斯的酒柜里偷出来一瓶红酒。他没有看任何标示,只是一心认为他可以manage这种小酒,“绝对不醉”,拿出一只玻璃杯子倒上一点,暗红色的琼浆把杯身的玫瑰染上颜色。他带上墨镜,防止被弗朗西斯认出来,然后喝了一口,自为高明的从厨房窗户溜走。弗朗西斯表示这一定是眉毛干的好事,“毕竟小亚瑟看到酒就已经high了”。

【胜出】Blank Space(1)

*废话连篇
*ooc避雷
*对不起
拿失忆【避雷】练手



关于No.2职英爆心地先生,广为流传着两条爆点:他有幼驯染,不知其名;他的事务所手下有心甘情愿干活的No.1英雄DEKU,写作手下职英,读作副社长。

不过这两者是有差别的,前者是本人接受采访时的实锤,但是却没有一个勇敢的记者敢于挖掘一丝身份线索;后者是只要路过过事务所都知道的,一个童颜实力职英常常和社长一起出巡,一起出任务,社长从没有过好脸色,虽然他平日也不会充当好社长的角色。

还有小道消息在被爆心地发现并发怒的范围外流传,说,DEKU就是那神秘的幼驯染。

各种消息渠道上、私人讨论群中、佚名论坛、等等各大网络交流互动中,国民对于类似的花边新闻更是畅所欲言,技术股分析,文圈臆想绘圈产粮。

可爱的粉红网友们甚至将神仙太太的粮扔进官方私信,放上颜文字加工,加上“DEKU其实就是幼驯染吧——(^.^)”之类的话。有时幸运之神眷顾,还会被翻牌回复:“画的很好看!虽然看着还是很害羞,但是谢谢!P.s:小胜的幼驯染我也不是很了解哦=)”然后抛之大众,技术股分析,文圈臆想饭圈产粮,周周复始毫无疲倦。

除了绿谷出久以外。

在回复完一天中的第二百十四条私信后,绿谷揉了揉眼睛,觉得自己迟早视力下降。对于网友铺天盖地的安利和提问,他有些想要出去做任务了。对于前者,绿谷曾经脸红过,那也是曾经。现在神定气闲地刷着cp榜,时不时留下小手的绿谷已经习惯了和社长被撮合的时候;而对后者,他总觉得这很熟悉,每每回想却又一片空白。在他编造各种理由搪塞问题时,心里却念着自己时光里的一段空缺——国中之前。

绿谷趴在了电脑桌上,险些碰倒了欧尔迈特的马克杯,欧尔迈特的笔筒和特定的欧尔迈特手机架。他把这些护好,又想起家中一大摞的欧尔迈特周边相关,和单人点击量几万的视频——他只是承袭了似乎是小时候的爱好,并在记忆重新开始运转时接受OFA的继承后更加崇拜这个和平象征的男人。

可是他现在看着这些却开心不起来,他第无数次对自己空缺的记忆感到好奇,而这次尤甚。同时他对于爆豪甘油味下别扭的关心、被询问“你刚刚叫我什么?”“…爆豪啊,很正常哦。”类似莫名其妙的对话以及从对方口中时不时冒出变了味儿的DEKU感到迷茫,网友说,那叫“废久”。

敏锐的职英直觉认为,他肯定要探究那段消失的记忆。

从社长——爆豪胜己开始。

【轰出·短篇】你想要的样子我都有

free talk:

伊伊催我更文了 不好意思咕咕

这么一点点ooc 小甜文

正文:

轰焦冻是个帅哥。

如果男人最帅的样子是认真的时候,那么轰焦冻就一直很认真,特别认真的帅。这一点绿谷出久深有体会,相比于其他雄英学生来说,他似乎知道的更多一点,不止一点。轰平时上课是认真好学生,下课是冰块帅哥,午餐时间跟着绿谷一起走,话不多,“这个时间眼睛里闪烁着星星”,选自雄英少女杂谈录。这些基本概括了雄英对于轰焦冻的认知:帅,有钱,牛逼。

如果要绿谷出久来讲,那么他的第一句话也一定是帅哥之类的。但是他还会说很多,在心里偷偷说,藏不住了拿小本子记起来,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因为他从来没有因此碎碎念过,拒绝着轰这个字眼时,脸红扑扑的。当时一开始在一起的时候绿谷觉得特别不真实,他总是在心里想“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这个好和allmight的光芒万丈好是不一样的,轰焦冻的好在绿谷眼里,冒着粉色泡泡,又有一点仰慕,有喜欢,又开心他喜欢自己。

轰焦冻为此在心里暗暗的得意。暗暗的跳跃。暗暗的翻滚。于是他一脸正色,在绿谷的房间里,盘坐在allmight风格地毯上,和坐在对面正在完成作业的绿谷出久说,你想要的样子我都有。绿谷眨巴眨巴眼睛,冒着粉红泡泡的轰焦冻形象就出现了,资深网民自动滤镜已开启,不用多久绿谷脸红的比ofa全覆盖还快。

他磕磕巴巴的无脑提问:“我想,想要什么样子啊。”

绿谷出久的大脑光速思考(轰君平时对我特别好是没错 为什么现在说我想要的样子他都有呢 他平时会给我做早餐会帮我倒水 过烫了用右手拿过 冷了用左手捂 私底下邮递给我红白色的围巾红白色的手套 人也特别温柔 眼神可以掐出水来脸也是 有时候和小胜生气了 他的眉头锁起来的样子也很帅 赖床蹭枕头的样子又很可爱 那么轰君说的样子 除了这些还有什么样子呢)了起来。

轰焦冻也在简单思考(平时对绿谷这么好他一定知道 但是他知道我其他方面也很厉害吗 绿谷的床单太正气了还是allmight 脏掉他会生气 亚马逊的床上用品三件套应该有素色 哪天订了先看看 要不再买几个软枕头 生活费一大笔大概够用)。

(🤔):“绿谷,你喜欢黑色吗?白色也可以。”

(😳):“?”

 @娘亲 

-是楚啊-:

感觉刷TAG的人只会越来越少,于是搞一个我喜欢的SC文推荐~


不过我不怎么看同人文1551,推的可能有点少。




《红线的谎言》 by 大雨将至


*ABO,生子


【长篇连载,还未完结,真的好有毒性啊,昔时篇写得特别特别好,逻辑完美自洽,我现在还时不时会为红线发疯……】【咔真的不是渣男,写得其实我觉得也不算隐晦,但是可能现在快餐文盛行,会有人觉得不接受就是不爱,真的希望慢慢品品这篇文。】




《撩完就跑真刺激》 by 枣泥酱


【长篇完结,至今还没出本,我心很痛,轻松向,但是看几遍都觉得很有意思,理解方面和我稍微有点不同,但是不妨碍求同存异,不雷女装梗的可以看看,并且哀嚎英雄扭蛋竟然还没完结……】




《给我》 by 某个M开头的英文名字的老师...


【我最喜欢的短篇,非个性社会】【久写得很克制】【是我最喜欢的短篇1551,车的部分即可以让人心痛又可以让人血脉喷张,张力十足,关系性太好了……】




《丢人》 by 格瓦拉


【短篇,我看了合志的版本,觉得这篇写得真的特别好……那句“我却爱上了一双绿色的眼睛,真他妈丢人”真的挺好的。】




《于是爆豪胜己就被警察带走了》(是这个文名吗?) by 格瓦拉


【沙雕轻松文,我还挺喜欢的,金句频出,例如"出柜"的一系列描写。】




《侧耳倾听》by writewinter


【我为写冬一眼荡魂,是慢热的短篇,非个性社会,我特别喜欢她文中那些少年气的描写,这篇画面感尤其强烈,非常生动,描写很有诗意,是夏日气息的文章。】




《性压抑》 by 鹰野


*有咔去红灯区的描写


【有一种淡淡的压抑的一篇文章,我记得是谁推荐给我的来着……看完了确实觉得不错,但是忧郁的是我竟然觉得前面没有久出场只有侧面描写的部分最好看。不雷这个梗的话可以试试。】




《我发誓》 by 涂次磁茶


【真,的,很,浪,漫。穿越时空爱上你(?)命中注定感非常强,但其实因为携带关系好的私货,我不敢怎么夸,可是真的很好看啊1551是这篇让我回了对涂的箭头。】




《Fall in love》 by 涂次磁茶


*久妹


【很清新又不做作,可爱的久妹文,算是我看过唯一一篇久妹文,幸好写得不错,要不然我可能会对性转文产生阴影。


最喜欢里面的一句,“在那五千次里,爆豪承认,他的确屡屡失足坠入滚烫的爱河。”】




《XX电流》(不好意思忘记名字了……) by 得得


【为什么有人写黄梗能够写得色气而不色情,还特别可爱……自惭形秽orz。】




《醉酒三部曲》(应该是这个名字吧)(一位日本太太的,有翻译版本)


【纯PWP,不过很好看,也很好吃。】




啊还有一篇绿鹦鹉老师的短篇,但是我没找到……可能是她删掉了。


这位老师为什么一直热度这么低我比较不能理解orz……




《我们对天数没有歧视》 by 万皮王


【当时漫画还没有更新,算是我刚入圈就看到的文,当时一度消沉自卑,不敢看第二遍,现在其实我已经鱼的三秒记忆了,只记得当时觉得惊为天文(。】




嗯看的文比较少,还想得起来的就这几篇了,可能还有我觉得不错但是我忘掉的。有推荐可以跟我港,希望能帮到大家(不过这些文热度也都可以,应该也不需要我推荐吧23333

【轰出.短篇】为什么绿谷这么好

free talk:和伊伊聊轰出多好脑子一热又想产粮了

ooc预警




为什么绿谷出久这么好?

为什么?……轰焦冻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没有办法准确表达。


他在众人失望的目光下又认真想了想,又发声:“绿谷的好还在持续探究中,但一定是个天使。……嗯。”他的表情十分严肃,完全与所说的话不和,垂下头去嘟囔了几个特别好,露出红红的耳廓。由此看来,池面男神在想要表达爱意时十分笨拙,但又真挚。

而身边的出久已经成了一只小草莓,恨不得钻进沙发底下,无可奈何只好抱紧了allmight抱枕,把红扑扑的脸埋进去。如果说给此时的绿谷加上一对兔耳朵,那么一定是要紧贴着他软软的脸包住,还微微颤抖的。饭田和御茶子无奈的看着这不等别人起哄就先自己害羞的两位。在桌子底下,轰焦冻小心的用手指戳了绿谷出久的手背,然后轻轻的握住,捏了捏。绿谷的两只眼睛从抱枕上探出来,发现梅雨已经在小白板上写上了课题:

《为什么绿谷这么好》

绿谷出久:…………

他想制止众人的发言,但是御茶子抢了先:“我先说!同意轰同学的看法,绿谷真是天使本人呢。上次下雨回家时没有带雨具,绿谷把他的借给了我呢。虽然不是很清楚绿谷是怎么回去的……但是绿谷对待同学真好。”

梅雨:“绿谷借过我笔记,记得十分清楚还把重点帮我标出来了呢呱。”

轰焦冻又捏了捏绿谷的手背,把被女孩子夸奖后的绿谷拉回魂来。他有一点点自豪地心里想,那天是他和绿谷同撑了一把伞,笔记也是两人一起温书时总结的。

雨天的绿谷特别担心包湿掉就背在胸前小心托着,肩膀无意的擦过他的手臂,柔软的头发在风里摇,乱蓬蓬的。他的脸有点红,好像一直都是这个颜色;绿谷和他一起走时总是盯着前方,有点紧张的样子很可爱,有时候牵起他的手,绿谷就会像一颗草莓,和被表白时的小草莓绿谷一模一样,让人想咬一口。

在绿谷家一起温习的时候两个人纯情的不像话,对坐着埋头苦读,看进眼的东西都变成蒸汽从脑袋里冒出来,少年们的脑袋里是罗曼蒂克,绿谷的笔尖在一道简答题上停留良久,轰的脑袋上出现细细的汗。共处一室总是让人怦然心动,于是他们的脚尖在桌下互相致意,触碰一下又像触电一样分开,两个人的脸都红红的。坐在一排时肩靠着肩,他们就悄悄牵手,即使只有他们自己,也将动作做的小心翼翼,互相珍惜。

有时轰焦冻下厨,将葱花用剪刀剪成均匀的大小撒上金黄色的猪排,然后端上桌,放在绿色的桌布上,等着卧室里的小脑袋探出来,然后再冒出来半个身子,最后蹭出来——绿谷的吃相总是让人感到幸福,他托腮看着的时候总是走神想到一只带雀斑的仓鼠。

为什么绿谷这么好?

轰自己在心里又问了一遍。他攥紧了绿谷的手,弯起了嘴角。